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聖經中的婚姻觀/吳俊德

可能因為攜手一路走來多有不容易,所以格外珍惜;由於一直是在做青年教育工作,總要在人生不同課題上多少有榜樣,努力善盡角色,或許在一些人眼中,我們也算半個模範夫妻。

婚姻這件事情,得來不易,卻也從沒太大問題;環視周遭的年長或同儕夫妻,不也就如此,或相依 或爭執,就算彼此之間有種種問題,卻也只好在忙碌生活裡,盡力維繫。

身為教牧領袖,若算起來,一整年裡 我做最多的教導提醒,是順服、委身、奉獻、傳福音,鮮少是家庭關係、夫妻感情、金錢管理與性;最多的是形而上、屬靈經驗、解經、策略、團隊經營,最少的是 人生各個基本面裡的實際。

但其實我心裡其實超多沒有說出來的問題,但環境氛圍裡,似乎不太容許過多問題異議;碰到那些藏在心裡,或是偶有面臨的敏感提問時,只能給予『答案在神那裡』、『不要問,順服就蒙福』、『好好禱告,要著眼永恆裡』,的標準回應。

而那些困惑心聲、情緒,每天還是漂浮往來我旁邊。

『她好強勢,一定要把我變成她期待的樣子』
『戀愛的小女人,怎麼脫了白紗成了老媽子』
『她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嘮叨』
『在她面前我就像是個白痴』
『只提議,她立馬“別傻了 不可能 錢在那裡?』
『…那從今天起我還是回我一個人的世界去』
『…為何她總是沒心情、不方便、今天太累』
『為何我只能在三更半夜沖冷水…』
『她可不可以還是擦個口紅 穿個洋裝,讓我訂間好餐廳 偶爾放下擔心 ,做女人 跟我只約會談感情…』
『我很無奈 很孤單 很需要有人說說話…』
『以前都顧家庭 拼業績,所以現在都沒兄弟』
『我阿們的,不能找小三,但新來的米雪兒超貼心』
我身邊的男士們,滿滿問題。

『他為什麼總是唯唯諾諾 輕聲細語』
『能不能別只是說:沒意見 沒想法 我都可以』
『很難嗎?只是把話講清楚,然後下決定』
『以前那個幽默 風趣的才子到了哪裡去?』
『以前那個果敢 魅力的男人去了那裡?』
『為何他總是忘東忘西』
『為何他的承諾總是讓我不放心』
『他拍胸脯保證 對我真的沒有說服力』
『他的腰一眠大一吋,那肚子可能快到預產期』
『只是我受夠了逾期的帳單、未回的電話』
『我承認我討厭他出口閉口“我妹我姐我母親”』
『我該怎麼鼓勵他,我是真的很愛他』
『但是我能不能只做公主,不當媽』
女生朋友也滿腹委屈。

『還要禁食幾個四十天,他(她)才會出現?』
『聽要選屬靈的男女作人生伴侶,是這樣嗎?』
『那什麼又是屬靈?可否解釋的稍微實際?』
『面對婚姻課題,單身的我該如何充實自己?』
『那些夫妻的關係好讓我害怕』
『我怎麼做能有不一樣結局?』
『我景仰的長輩竟出軌,說真的我對婚姻超沒信心』
…也有很多年輕人問了問題。

『如果上帝、愛情與麵包間衝突,該怎麼處理?』
『什麼是恆久忍耐,所以意思是 能不能攤牌?』
『“我照顧上帝的家 上帝就照顧我家”是什麼意思?』『那我還需不需要早點回家?什麼是正確優先次序?』
『一起禱告讀聖經,就能經營出幸福婚姻?』
『如何運用時間與金錢管理?』
『如何在信心與妥善照顧間做出正確決定?』
『夫妻獨處出遊,應該排在生活第幾順位?』
『她總吃醋,是我要改進,還是她有問題?』
『婚姻與愛情,能否同時存在,一直下去?』
『他一直不改變,那我該要堅持到什麼地步?』
『在人前數落另伴侶,是傳統 還是不應該?』
『夫妻就是忍受多過享受嗎,如何找回新鮮感?』
『每次都為性生活生氣,到底該怎麼辦?』
…每天都在面對這些質詢,我過去卻從未回答的具體。

人給不出自己沒有的東西,對於這些,我也早已習慣略略帶過去。直到兩年前,一對我非常尊敬,在我人生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老牧師夫婦,低調的向大家宣告說,再也無法延續他們的婚姻,說是無法溝通、各自想法有太大差異、發現分開才是最好的距離,師母哭著訴說自己身心靈都不堪負荷如此巨大壓力,牧師只是看著地板,嘆息再嘆息。

我們都知道,數十年來從未間斷的忙碌,與『扛起』整個教會的龐大壓力,使他們形成了一種『成就導向』的相處模式,為了教會 他們付出了很多,事必躬親,總是認為,這只是草創階段的『過渡時期』,事情會漸入佳境,因而犧牲了家庭與彼此;而這些年 同工慢慢多了,財務上也蒙受祝福,事工卻成了無法不可或缺的東西,更加牢牢抓著每件事情,怎麼也放不下。

我們其實感覺的出來,牧師早已不像過去那麼快樂,講台上的呈現,有一種被切換頻道的違和感,不那麼真實 像是在模擬;師母這幾年常常憂鬱、容易暴躁、覺得被孤立。

那天晚上,聽這他們訴說這些日子的困境,他們坦誠,彼此在性方面 一直是失調的,從未能供應彼此,他們坦言,一些人、一些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與上帝的關係出了問題,很久沒有靈修、被神的話語感動了,每次上服事,都內心滿滿控告,覺得自己在演戲,有千金般壓力。

這位曾在我人生某階段,影響我極深的老夫婦,因著如此的坦白,在我內心留下了無比的震盪,也提醒了我 檢視自己,是否也有生活、事奉之間的盲點。

『為何這麼敬虔的家庭,下場這麼悽慘?』
『為何超級牧師的婚姻會出軌?』
『為何勞苦功高的教會領袖,孩子根本不相信有上帝』
『為何供應靈糧的牧師,卻對神的話根本不享受?』

我花了一年訪查,才發現這樣的情況,其實很多很多,高處不勝寒,領袖承擔很多壓力,或許也缺乏支援系統;每次當事情發生,我們都是在報紙上、媒體上才知道消息,然後只能『哎呀,牧師也是人嘛,要仰望神』一句帶過,那些處境還是沒有被關心。

我不甘心 也傷心,邪惡的洪流 毀壞了本應該是典範的家庭,如果這麼正直、無私、善良的牧者,在性與金錢上都出了問題,變的抑鬱、殘忍、用公款圖利自己、以對同工的幻想為精神補給,那麼 是不是應該重新思考整個事情,應該有些深層的東西,早已出了問題。

而一整個世代的青年人又該怎麼辦,他們躊躇在原地、尋找榜樣、謀求出路、解答,或又典範轉移,當脫序的言論興起,當教會還困在自己的困境,當解放思潮已向下一代靠近,當我們都深陷在各樣迷霧裡。

兩年半前,我以聖經為基底,探究其中的婚姻觀,學習認真看待問題,找出聖經的教導核心、尊重神放下的律;不只是做對的事情,更是把事情做的對;向聖經看齊,把生活重新整理、反省,不必要的就應該刪去,偏差的調整回來,失落的重新找回,把信仰生活化,理出頭緒,讓神使用 以完成祂對我們人生的想法。

記得與妻子交往初期,我常常輕易的被她的粗線條特質激怒;當時我們一起在教會裡服務,常常忙到十一點多送她回家,只見她一下車,反手關上車門頭也不回就上樓了,再也不能忍住心裡的滿腔莫名怒火,上前質問,吵了好大一架,險些分手。

她說的其實也沒錯:都下車了、累死了、不回家要幹嘛,她沒有做錯甚麼,但我總覺得,她應該站在車窗外,揮手 回以甜美笑容,好像電視裡的租賃廣告,才是一個『女友』應該有的認知與作為。

而且這個事情還不能由我講,如果由我講就弱掉了,因為自發性的貼心最美,而我氣她『對上乘愛情的無法領略』,她卻也看不懂我『焦躁卻欲言又止』的內心世界。

對阿,如果愛情不是『千萬語盡在不言中』,怎叫靈魂伴侶,怎能一起走下去,我們應該根本不適合吧…。

原來,我一直期待對方照我習慣走,那不是愛護,而是自我;原來,我認為她應該要能隨時懂我心裡想甚麼,不是『浪漫』與『女友標準』,而是不負責任。

她哪裡會讀心術?

原來,讓她了解我的狀態、情況、需要,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要學習表達自己的需要,讓她知道。這是一個漫長的練習過程,我將多年來 夫妻之間的高密度情誼,歸功給這樣的訓練結果,以致我們成了極會溝通的夫妻。

攜手多年,每天忙完所有工作,睡前一定聊一個小時以上,有時一轉眼半夜三點了。多年來,我對幸福婚姻的關鍵體認是,透明的溝通,讓對方做自己。

年輕時有段討厭基督教的日子,覺得虛偽、無聊、傳道人像娘泡,覺得男人一旦信了教,就會變得有夠溫柔,『溫柔』到妻子的火車座位被坐走了,只能在心裡默禱,用愛包容,然後全家腳酸到快斷掉;『謙卑』到甚麼都不會,『隨和』到要吃排骨飯還是雞腿飯都不能做決定。

甚麼又是聖經對生活的指導呢?乖就是優秀?安靜就是尊重?一切由妻子決定就是溫柔?

話說有一天,一群牧師排隊進天堂,入口處有分兩行,左邊看板上寫著『怕老婆』,而右邊寫著『不怕老婆』,一群牧師看到,想都不像 鼻子摸摸,排到左處,只見一個牧師眼神堅定的跑到右邊排隊,大夥在另一邊,從好奇到敬佩,心想 真男人出現了,派代表 以尊敬口吻詢問『請問,您如何能排那條』,只見他抓抓頭,充滿正氣說『喔,我老婆叫我來的』。

這是個老笑話了,卻也到出某些真實的情況,也難怪,兩個人返還私下 還依然甜蜜的婚姻關係,其實很不多。

然而,聖經對於組成婚姻的兩人,其角色安排是如何,婚姻設計的原創者如何看待呢。

創世記2:18 “耶和華 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亞當是為了管理伊甸園大家庭被造,夏娃則是為了幫助亞當被造;也就是說,神是向亞當討家庭的責任;亞當是家庭的當然管理員,負責大小事情,並沒有分誰主內誰主外。

所以,夜班孩子哭鬧,是亞當的責任,晚宴結束客人離去,滿水槽碗筷,是亞當的責任,上街買菜、教養孩子、賺錢養家等等,都是上帝賦予亞當,無可推諉的責任。

所以,男人啟不就悲慘可憐;但是,還好上帝預備了夏娃來『幫助他』;男人由泥土造,女人由肋骨造,硬多了 女人像是2.0版本的人類,仔細觀察 不難發現,女人的抗壓、耐力、細膩,其實比男人強很多,男人天生被賦予做領袖 下決策,但如果要成事,絕對需要女人的支持。

在我們家,如果我去洗碗、做家事,不是幫太太忙,是做我自己的事情,我會好忙碌喔,但很慶幸,我妻子都會很樂意的來幫助我。

這樣的關係角色,似乎完全不用歸咎這是你沒做好還是我沒做好,你的事還是我的事。不,全都我的事,因為上帝向我討家庭責任,不會委屈 其實反而是榮譽的,不用強調平權,因為全是功能與角色的互補,這是上帝在設計婚姻時,放進的絕妙智慧。

關於兩性平等、婚姻平權、性別議題,祂對婚姻初始設計裡早有解答,一直有精心思量下的次序。

不少人跟我分享,為妻子的嫉妒心感到苦惱;明明又沒甚麼,只是下高雄,順道載女同事回台中;明明沒甚麼 只是最近德國業務代表來,開會到比較晚歸;明明沒甚麼,只不過 尾牙上多喝了兩杯,照了一張跟張秘書的靠近照。

也有教牧人員表達類似:『我沒有特別關愛她,只是她真的很知道我心裡的需要』;『我哪有不顧家庭,我也不想這麼忙阿』;『我請同工到家裡吃飯,你幹嘛臉這麼臭,還說甚麼同工就最重要…。』

其實 有沒有可能,女人的嫉妒 是她最像上帝的地方之一,當然 個性是需要成熟,但是當女人為分配嫉妒時,他正在捍衛她的婚姻,不難發現,上帝也是一樣,無法忍受我們的不專一。

我也是一個勤奮工作的人,對外人比對自己人好,也是我的習性,中國人說這是厚道,但這樣的男人,常常是第一個犧牲的是自己的家庭。所以每次妻子提出這樣的抗議,我欣然接受 或是再更多溝通,我相信她 謝謝她,勇於捍衛我們的婚姻愛情。

除此之外,以前我們滿腦子只有工作,現在我們努力培養兩人共同的興趣,心靈更多交集,也增加了談話的層次,對兩個人來說,性不是兩人契合的惟一途徑,好玩、有趣、不犯法的事情,帶來的腦內啡,成了我們工作中的正能量。

每年兩次,我們會前往遠方旅行;我們一起手沖咖啡,品嘗豆子的果酸特性;我們一起下廚,談食物的擺盤與香氣;我們喜歡一起容許客廳超亂,然後再一起整理;我們一起照顧兩隻貓,我們喜歡看夜景,談夢想,彼此分享彼此解經的亮光,或回顧辛苦的過往,感恩上帝與貴人一路上的陪伴。

這些事情對我個人有深遠影響,可能也對現金家庭、社會有關鍵意義,其層面不僅是愛情與婚姻,更是自我領導、情緒管理、教牧學、靈修學與被門徒訓練,深刻明瞭,上帝怎麼看我,怎麼看我的婚姻家庭,而我又應該怎麼看自己。

我一直相信,當我跟神之間對了,我就對了;當我對了,我對待自己與家人的方式就對了;如果我的家庭對了,我的工作、事奉就對了,而我的牧養與所有正在做的事情,也就對了。

學會彈琴我們花了3年 ,為了成為合格裁縫師 花3.5年 ,成為標準廚師 5年 ,要成為一位律師或醫生 7年,而我們對於『自己成長、愛情與婚姻』又投資了多少心力、時間?

不,我們以為自然就會,所以弄得一身傷。其實我們都渴愛成癡,很希望被欣賞,只可惜 兩個孤單的人在一起 還是孤單;就好像 兩個窮人餓的發慌,依偎在一塊 卻還是很虛弱 沒力氣。

或許 我們該要花點時間,讓發明愛情的上帝教教我們,向祂請教 幸福的奧義,其實 祂把這些都放在聖經裡了,或許 我們需要花點力氣,但是這跟『因為無知而帶來的窒息關係』比起,這點努力 會太值得 太便宜 太美麗,畢竟 若能愛惜自己、遇見真愛,誰還留戀贗品。

對齊聖經 向真理看齊,不只為夫妻,更是單身男女;不只 婚姻裡搶救愛情,更是 婚前好好預備自己,或是 為了將來第二次機會的來臨前 好好整理自己。

給婚姻中的你 單身的你
身為基督徒 或教牧人員的你
與 你親愛的自己。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位兩年了
大家漸漸發現這個領袖
拼名聲 多過身體力行
爭頭銜 多過自我管理
 
跟著掌聲走 
那天面對挑戰了 
卻只有逃避
 
運用機智 口才 偽過
列舉證據 說明問題不在自己
 
強調『我沒錯我已經很努力 
我好勉強我好委屈』 
 
但除了他自己以外 
大家心裡都明白「問題就是你」
 
若一個領袖。
 
需要過度去保護自己的權力 
其實早已失去權柄
 
需要刻意強調自己的清白 
大家才願意繼續跟下去 
其實早已失去了公信力
 
太常說『自己為了大家 多付出 多犧牲 多委屈』
換來的會是大家的不解或憐憫 
但可能不會是尊敬
難怪他 越講越心虛
 
其實領袖難為。
 
面對挑戰 
小樓喽 一時興起 
再說『我不會』,可以
 
中階領袖說『我無法承擔』 
但做中學 試看看 還說得過去
 
但若都做主子了 還能推給誰
面對內憂外患 多重考驗 
只能扛起責任 作出決定 
帶領群眾向前去
 
難怪有人說
『關鍵時刻的反應 就是真正的你』
 
他其實是人才
但最多只是中階領袖
而且還沒預備好 
 
要號召 火候還差很多 
若要做老大 程度還沒到位
最多只能 虛晃兩招
 
只是那陣子 人氣超高
大家急著要他上位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  
論領導 他其實還早 
看透他 會發現他還很弱小
 
我們羨慕當帶頭的嗎?
特別是那些台上的大咖?
 
會不會也會想『何時輪我上位?』
想到那種風光 想像那些鎂光
享受那些目光 期盼自己爬快些
 
『可不可以給我快速陞遷法 
讓我少奮鬥兩年
嚐嚐上頭愉快的氣味』
 
也有人幹掉上頭  
出賣朋友 帶走群眾
圓自己一個領袖夢
 
然而日子久了 才發現
 
雖然想要的都到手了
但因為功力不夠 
還是守不住 還是一場空
 
或許
 
該在意的並非 『怎麼不給我機會』
而是自己 會不會有能力抓住機會
 
別愁上不了位
而是『面對挑戰 我準備好了沒』
 
朋友
我們都有被更上ㄧ層樓的
自我要求與期待
 
但在那之前 
我們目前的座位
或許是還是最好的座位
 
那代表我們還在正進行
今天需要的磨練
是為明天做準備
 
甚麼是我們目前
正扎下的基本功
 
朋友別急
這階段我們一步步
扎實的來
 
預備自己
做個好領袖
 
引以為戒。
 
來源:聖經 撒母耳記上 13:11-12
撒母耳說:「你做的是甚麼事呢?」掃羅說:「因為我見百姓離開我散去,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來到,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所以我心裡說:恐怕我沒有禱告耶和華。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擊我,我就勉強獻上燔祭。」


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4864734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我只要運動 就會瘦》
結果沒變瘦,因為吃的還是太多,
除非調整飲食作息,開始全新生活。
 
2《我只要積極思考 事情就會成就》
結果還是沒成就,因為沒去做,
除非築夢踏實 一關一關過。
 
3《我只要節省 就會富有》
結果沒變富有,因為薪水與基本開銷只差三千六,
除非自我提升 向Boss證明你值更多。
 
4《我只要照做 就是優秀》
結果還是沒能優秀 因為跟上了普遍『不思考潮流』,
除非開始舉ㄧ反三 融會貫通。
 
5《我只要埋頭苦幹 就會成功》
結果沒成功,因為努力只是基本功,
除非問對問題 找出對的方法做。
 
6《我只要不犯錯 就是好員工》
結果被裁員,因為又不是非你不可,
除非勇於嘗試 創造價值 悉團隊合作。
 
7《我只要隨著時間 就會走過傷痛》
結果還難過,因為糾結一直在心中,
除非檢視自己、釐清、重新下定義 
用新視角 找到出口。
 
8《我只要很有錢 就不會憂愁》
結果更憂愁,因為永遠怕沒有再更多,
除非學會 知足的功課。
 
9《我只要責任變少 時間就會變多》
結果什麼也沒去做 時間還是不夠用,
除非處理自我管理方面的漏洞。
 
10《我只要變得更好 他就會愛我》
結果他還是沒愛你 
因為他愛的是他『想像中的你』
說好聽 是太大的差異
說實際 是這份愛情的重要性
對他來說 小於『憧憬與現實的差異』
說到底 他比較愛自己。

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4842684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掃羅對臣僕說:「你們可以為我找一個善於彈琴的,帶到我這裡來。」(聖經 撒母耳記上 16:17)
 
掃羅在自己的問題裡
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隨從即刻引薦 
他受差遣 
一步步往為之而生的使命前進
 
所發生的問題 
是祂容許
在看似偶然裡 
有上帝創造性的刻意
 
人看眼前問題 
而祂一直管理整個大環境
就算領袖失控 
一切仍在祂手中從未脫序
祂正在全世界意料之外 
開創新局
 
但是
 
如果大衛不會彈琴 
如果他只會都瑞咪 
如果他連和弦音階都背不齊
 
上帝還是能用他
但故事會如何繼續
要如何向皇宮前去
憑什麼向掃羅靠近
故事是否有不同結局
 
還好大衛這幾年雖身處寒微 
卻視為自我成長機會
技藝借困境精進 
詞曲在歲月裡牢記
他沒因平凡把時間浪費 
 
還好他有預備 
而且大有預備
此刻才能把握住機會
 
我們別急 
祂有最好的安排
 
不如把握時間 
磨練專業 
彈熟練習曲
 
似乎 手中不論有什麼 的那些
或多或少 直接間接 
都與我們的未來有關係 
即時今天還不明白
 
別抄捷徑 抱怨 消極 計較 逃避
請認份 把握 感恩 積極 努力
不論是銷售員 公務員 家庭主婦 
或是 學生 商人 市場伙計
 
不論是管理工作 行政業務 
或是表達能力 自省功力 領導能力
在某一天都會派上用場
 
今天重視家庭
或許明天家人支持你
善盡工作職務 
才明白其實是責任在提升你
 
用心在小處 
上帝將帶你往高處 
往遠處去
 
大衛的琴藝 開啟了故事的序曲 
捉住了契機 成了上帝使用的工具
 
你的琴藝 
或許是室內設計 商業經營 
彩妝造型 或是會計
 
朋友別大意 
這些看似平凡日子裡的累積
反而對下一階段的你來說 
超有意義。
 
 
文章來源 痞客邦: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4824462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沒有上耶路撒冷去,見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獨往亞拉伯去,後又回到大馬色(聖經 加拉太書 1:17 )
 
保羅真是傻瓜?
怎沒先上耶城去 
難道他不知情 
有了大牧師的推薦信 
未來傳道ㄧ職可能會比較順利?
 
怎麼不先參加高層的飯局 
為自己集人氣
再怎樣也都該極力爭取
和大人物站在一起 
搓搓湯圓 政治政治
拍照留影 高興高興
 
教會領袖們其實無心
但『江湖』卻在人心裡自然成形
 
耶穌的教導很清晰 
但人還是免不了爭競
 
保羅難道沒聽過那些…
三大使徒 四大先知 
東西南北中五大神人
怎麼本末倒置 
後來才ㄧㄧ拜訪 
竟先往阿拉伯去
 
保羅是少有 
從事奉的ㄧ開始就清楚自己的呼召 
明白自己的角色
不活在人的期待裡
 
也是罕見 随事奉年日加增 
不爭江湖頭銜 不比大小 
不搶鋒頭 還持定信念 
保守初衷 的範例
 
仔細研究保羅 可以發現 
他一直很在意主內前輩兄弟 
很關心教會肢體 清楚關係倫理
 
絕不是自我膨脹 任意妄為之人
他只是很清楚:
老闆是上帝 供應在祂那裡 
提升在祂手裡 最重要是祂高興
 
也因此 他對江湖地位沒興趣 
對知名度多少不在意
他注目的是 上帝 
所以先ㄧ心前往呼召之地
 
上帝不會希望我們為了達目的 
就枉顧倫理 忽略真理 犧牲關係
 
這裡講的不是 左右為難二擇ㄧ 
而是正確的先後次序
 
是認真踏實宣教行 
不玩教會遊戲
心持純潔動機 
前往呼召之地去。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