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不懂,愛在過程中。

認識我後,她再沒悠閒過,整個青春都在陪我東奔西走;台灣、德國 到東歐;青年教育工作、選舉、創業到演說;伴我讀書、鼓勵我寫作、凡事替我張羅。

爭取支持時 她幫我撐旗;長途跋涉 又替我開車;我住院 連夜照護我,白天工作 晚上熬粥。

那些難熬的日子,她的母親 弟弟 弟妹 母親的阿姨朋友,全來支撐我。

這麼多年,『苦』我一次也沒聽她說,一次也沒有;傾聽與陪同 沒少過;這麼多年了,回想 還常常不思議,有人竟願意為我付出那麼多。

那她的青春呢,那些年輕女孩都該有的綺麗夢想呢?我還能補償甚麼給她?我能做什麼,我會盡我所有。

往北海道的路上,我又問了她,沒答 一如往常,然後『這樣就很好了啦』,又是微笑 淡淡的說。

男生與女生的愛情,是不是不同阿;我總是在想:『可以怎麼做』,她總是回答:『你不懂』『都已經在過程中』。

關於女人,我還很多很多不懂。

只是在漸漸之後,不知何時開始,她要我扮醜,我無法多遲疑一秒鐘;捷運上瞌睡了,我好想把肩膀湊過去,儘管身高不夠,死也不想亂動;跟閨蜜吃飯,我出現招呼、付帳,消失、車上等、希望她們再多聊;事情錯了,只希望她不要自責,再無法與她爭對錯。

慢慢的,個性一直很需要修理的我,完全喪失『回絕她』的能力;在『與她爭辯』的表現成績上,超級笨拙 節節敗退 失去水準 潰不成軍。

她要我學豬走路 我學了 然後她笑我是豬
然後她笑了 我也跟著笑了 因為我開心
我開心 因為她開心,只要她開心,我甚麼都願意

我想我可能懂了,或許我也被改變了,學會了

愛情 漸漸不只是『要怎樣』,不知道這是不就是,她總抿嘴一笑裡的『你呀,你不懂』,與輕聲說的『愛在過程中』。

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6739515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看好你?』,請問他們為何一定得『看好你?』。

新北市立鶯歌工商職業學校,邀請成績最差、被二一、學習最挫折的全校排名100位學生,來聽我演講,聊聊自己的一路上。

17歲某天早上,我在長安西路某間店做外場,一組客人進門,一共五人 全穿西裝;我認出他 我遠親長輩,在連鎖商旅系統擔任主管。

餐後 櫃台結賬 離場,同事問我:『你說他是你親戚,怎麼你問候,他答都不想答』『看在我眼裡 他超級不屑』『你阿,你一定是對不起人家,否則就是高攀不起他』;同事的話,我沒回答,但我心裡都知道。

2001年四月,我在某間飯店擔任副主廚,忙完閣樓上的宴席,沿著旋轉梯進大廳,迎面而來 又這位遠親長輩;只見他拉著我的手,轉頭跟同行的朋友說道:『這是我們家族的榮耀,他能做出名堂,我早就知道』,我笑笑。喔,記得那天我戴著高帽。

這很正常,多年過去 很多情況都不一樣了,這就是人生。

17歲那天下午的事情,不論是誤會、不回答、還是不屑,都沒讓我『難過』;因為我是我 他是他。我感謝每份的『鼓勵、期許』,卻沒有『需要』它。

2001年四月的搭肩擁抱,是好事,卻沒有讓我心花怒放;我還有自己的路要走、還正在變成熟;天大地大,我的程度 我知道。

今天我跟年輕人說:
你說『他們不看好你?』
請問他們為什麼一定要『看好你?』
你爭那個東西到底要做甚麼?

能『不放棄自己』是善良
能接受『不被接受』是強大

被拍說『你好棒』,道謝後
能『繼續做自己』,是獨立 是成熟。

不論教育系統用尺規,衡量你們的未來是甚麼,程度是多寡,長甚麼樣;請走出自己的路,獨立、成熟,善良 而且強大。

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6735057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面試會上,我問了年輕基督徒一個問題。

工作20年了,我服務過幾個不同的產業,一次面試會上,我問了位年輕基督徒一個問題。我說:『如果工作與教會活動衝突,怎麼辦?』,他堅定的說:『看主帶領!』『喔主阿職場需要轉化!』,一旁的主管一臉狐疑,小聲問我『請問…要煮甚麼…甚麼是帶領…然後要轉去哪…?』;我連忙請他用白話文作答;那天,我另外問了約20位教友一樣的問題,答案大同小異。

走過大小企業,面試過的人多到我都數不清,聽過最多的回答,除了『看神帶領』,就是『那就看自己與神的關係了。』、『喔我有信心神會開道路!』、『我會爭戰呼求燒毀攔阻,職場轉化!』…,只是我從未得到,那個會讓我個人肅然起敬的回答:『老闆,我努力爭取!』。

是態度,還是信仰反思,還是我問了太外行的問題;畢竟 一個曾任神職人員的主管,怎麼會亂問問題,那麼不懂規矩…。

那好吧,這裡先停一下。

試想,如果有位年輕人,秉持高規格的工作表達,論態度、能力、績效都是一流,而且團隊精神絕佳,誰不想讓他一把,哪個主管不會笑著說:『嘿小子 明天又是週日啦,安心去吧!』;而同事們,會不會心裡也嘀咕『甚麼地方阿,連這麼強大的同事,搏命了都要去,我也要朝聖一番。』;這一連帶,一個不小心,又為他的上帝做口碑了。

再說,沒有哪個主管『應該』為基督徒員工的信仰生活『負責』;那是你的責任,不是他的,即使他也是基督徒。

而我也看到一些基督徒員工,私下議論非基督徒老闆不給休週末的『惡行』。欸老大,不應該是這樣的吧,將心比心好嗎,他要發你薪水,承擔一切,還要保障你不失業,間接養你一家大小老母親,週末忙的快死掉,還不能請你幫忙或讓你知道,否則你又要威脅他,說咒詛會來因為上帝心情不好。

主管的工作是為公司招募『能解決問題』的人,打造『提升業務量與競爭力』的團隊,達致整體目標,而不在於是不是基督徒,這是一碼歸一碼的問題,不能混在一起,至少台灣大多數的企業主,今天還是這樣想。

當然,如果有人因為你是基督徒,所以給你高薪,可能也不是你的功勞,那要感謝馬偕博士、連加恩醫師、拿撒勒人耶穌、丹佐華盛頓,或哪個人做了好事,結果你賺到。

人品、專業、協調能力絕佳的夥伴,通常是組織拔擢的對象;性情古怪、又傲慢又畏懼、神經兮兮、愛批評別人的基督徒,不被企業青睞,也不都是上帝『沒帶領』,而是我們的個性真的要改。

講到這裡,再談談基督徒主管吧;我不好 這題稍微有點極端,但我要點出普遍的問題!

有天早上,我問一位曾經是牧師的同仁:『ㄟ你幹麻表情沈悶?』,他緊抓著我的手,神秘的說:『這兒有怨氣!』『我聽說這些員工以前沒被好好照顧,所以常講負面的話,這需要捆綁破除!』、『你有沒有發現,員工都躲我躲的遠遠的,是因為受不了我身上的聖靈!』、『所以每天我12小時守著,讓邪靈無法入侵。』,我忙我的 沒多說,讓他去。

過了一週,我在跟大夥吃飯,同事們問我:『那個每天都坐在那裡的老先生是誰阿?』『一臉凶像,他還好嗎…』『從來不跟大家說話,哇操 誰敢接近他阿,嚇都嚇死了可怕…』

是反思,還是遺憾,是問錯問題還是給錯答案;苦了我這位職等很高的同志,會不會也誤了我這批很需要信仰的同事。

不過,來說真的。

『怨氣』!?…拍鬼片嗎?
就算是,你去愛他們,就不怨了不是嗎,邪不勝正不是嗎!

『負面話』?!,ㄟ是你自己平常最負面耶…。
好 就算是,每天正面鼓勵肯定可愛不就超越了嗎。

之後幾個月,這些同事 不少人對耶穌越來越有興趣,沒太費力;就常為他們提過的處境禱告,想到就問問需不需要幫忙、有沒有吃飽。

沒燒毀、沒捆綁誰、沒出現斜靈、沒針對誰,然後大家感情超級好。

知識與生活是兩件事;宗教與下凡是兩件事;教義正確,而社會化、愛心、人際關係,也需要領略。

這是我在我世界裡看到的東西,是我聽到整個的台灣社會,每分鐘 隆隆振耳的呼喚;期冀萬物切望等候之時,神的眾子顯出滿群山。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