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跟同事翻到這個,我沒打開 想必是不少人的秘密,我環視了一下,隨便亂想「換了時空,說不定我的資料也在那裡」。

小時候,也曾有來自不同的單位、組織的專家,嘗試「翻轉」我的行為,剛開始每個人都帶著深切的關懷,有些人後來敗興而歸,我曾是一些人不好的經驗。

他們常以我不懂的語言,向我分析我的問題、預測我的行為、討論我的過去;他們喜歡介紹所屬的「學派」,幾個小時過去,一次又一次 我只聽到那些重複出現的專有名詞;或者問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問題」,我反駁了 就是沒有病識感,我沈默了 他們就搖頭嘆息,我點頭 了 就可以進入下一層的療程裡,皆大歡喜。

是很多年前了。

有位讀心裡學的哥哥 說我人格有問題;有社工姊姊 說我有結過不去;有個天靈靈地靈靈的阿姨 說我身上有鬼要除去;還有「釋放」「營壘」「沾染」「情感矛盾」「人格幻吉?」「蛋默?(不確定)」...那些年我學到不少東西。

記得有位社工系實習生,拿一張寫著「邊緣少年輔導八步」的紙本,低頭看完笑著問我「今天好嗎」,因為他重度近視,坐我太近,我一眼看到紙上寫的第一步就是「微笑問候,卸下心防」,再抬頭看他那臉笑容就突然覺得很噁心;「笑屁啊,可以直接進下一關嗎」我大聲說,他沒再出現過,我應該傷透了他的心。

太多不懂的名詞、一直換一直換不同人來處理我,但就是沒人能做好坐滿;他們很喜歡講專業的話,講的眉飛色舞 ,說那些詞彙 好像會讓他們對自己的工作,變得很有自信心。

很喜歡說 很少聽,終於聽了你 等到他ㄧ說話 你這才發現 他其實還是沒聽進去;學理很多、影印資料很多、夾帶的英文詞彙很多,來去之間 等待之間,還是只剩我在那個安靜長廊上,抬頭看著天花板,數著自己的星星。

記得有個誰我忘了,再無法忍受我冷漠的反應,大聲咆哮 「我要你回答你就回答,我是你輔導」,後來我把折疊桌丟到牆上,那天最大的結論是,我果然病的不清;懊悔之於,其實我想說「我不需要輔導,可否當我朋友」,可惜這個願望,從未發生,因為沒敢向誰說,只一直藏在心底。

看著手中這些,心裡是複雜的,我每週來往多少專業輔導人士,從碩博生 到大學教授,他們的付出與敬業,大家都看在眼裡。

但是 說不定 其實,專業素養是最強輔助 以支持任務達成,而愛心、屈身府就、身體力行,才是能造成改變的核心,不論是從企業領導、社福機構、宗教社群教育、從各級指導單位,一直到家裡的客廳。

然而當我回顧一下自己的旅程、改變的契機與原因,發現竟是「接納、陪伴、榜樣、意義」。

是收留我的餐廳師父,他專注在我身上,而不是我的過去,向我分享他寶貴的時間,給我他的友誼,帶我970天,給我兩樣禮物,分別是技術與態度。

是19歲那年八月軍中,我遇見了上帝,從祂眼神裡,我看到正常的自己 而非表格、證照與數據;我看到健康、幸福、可能性;那份愛懾服了我,從此後 好好對待別人 好好愛自己,不是被規定 是不想祂傷心,然後我就這麼 一直走到如今。

今天我想想再想想,深深反省。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江高中」是間很美的學校,橄欖球比賽、划船隊、每年校慶運動會、日本茗溪高校來訪、聖誕夜活人圖、八角塔、教堂老琴聲與手鐘隊、每週在chaple 睡覺、翻牆買阿給、舊琴房的男聲四重唱 學長們教唱 望春風。

就在這照片的不久後,我因為沒珍惜老師們的一再容忍,與自己品性上的嚴重問題,被勒令離校,就此失去課堂學習的機會。

後來我放棄自己、離家、迷惘、住在街上,因為一無所有 所以走到了盡頭,所以爭取機會重新來過;被收留 反省 自新 改過,好希望有所不同。

20年後的今天,老天與母校同時給我贖罪機會,在3/17下午有2H小時,與全校師生們彼此交流,或許也說說自己看過的風景,走過的一路上。

我很榮幸很榮幸很榮幸,謝謝 對不起 對不起;謝謝你在那一年,用愛心包容了我整個學期。

我聽說很多老師已經不再那裡任教,但是那些日子共同為我付出的耐心,我一直銘記在心。


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7106817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