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年前有一天,一個年輕的同事感激的對我說,德哥謝謝你們如此努力,不僅事必躬親 一天睡沒有幾小時,而且從來沒看過你們休息,看你這樣 我們很被激勵,每次我熬夜到快不行了,就告訴自己,你們都這樣了,我也不可以休息。


聽完以後,我一點高興都沒有,我心裡想:「我這麼拼 不就是因為能讓你們有正常作息,不就是希望你們一天可以睡7-8小時,有正常的家庭生活阿」、「這從來不是我的原意,我帶給你的 是壓力還是激勵?」...那天的對話一直在我心裡,留下不少衝擊。


我以為我犧牲付出的,竟然不同於他們接受到的;那我到底是在示範什麼東西。


不就是這樣嗎,我們總能從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大概是從那年起,我開始認真想這些事情。


「他們不是我的工具,他們是人 不是機器,我的責任是啟迪、培養、引出他的能力,而非用完就丟、吃乾抹淨」


「他們應該要學習智取、認真、而不是只靠蠻力」


「要有成本概念,想法要能落地、要能溝通、說話要有條理」


「他們要破框 要自我成長 要學習跨界 跨領域思考,要能心胸開闊 海納百川,要在知識與歷練上豐富」。


.....然後我發現,我希望他們懂的這些,我自己竟然一個都不會,沒有誇張 我一個都不會!


那時我已經很老,過了30歲(年紀、資歷都是),我有想過是不是就算了,承認自己淺薄很難為,轉換也有風險,是不是就固定說一些道理 曉以大義,要求他們都要懂這些就可以;但是後來我選擇了後者,為自己的成長努力。


因為我知道,示範將會比任何演講帶來真正深遠的影響,比起「榜樣」,「曉以大義」其實從來不具有太實質意義;比起「身體力行」,她充其量不過是個勉強能看的花瓶。


我不要當花瓶,這幾年我們度過了一些難熬、難忘、難能可貴的日子,是上天正在培養我,有天我要成為一個好領袖;謝謝你們全都為我加油,我一直很感激。


(2017.5.13 寫在耶路撒冷)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與一位猶太廚師朋友見面,他們夫妻共同經營的餐廳「Kadosh」屢次獲選為「耶路撒冷餐廳評鑑」第一名,至今有50年歷史;在飛往以色列的機上雜誌,亦可以看到對它的崇敬。
 
位於新城區最熱鬧的街道上,經典歐式風格,讓我聯想到巴黎的花神咖啡館,或是浮日廣場裡隱蔽的雨果咖啡,同樣讓人在喧鬧市區裡,享受到慵懶、自在的環境。
 
這裡有完整地中海式Kosher Food,從義大利麵條、煙燻肉品、千層麵、醬汁,一直到甜點全是手作,它絕對是以色列人心中的驕傲。
 
我們從菜系,聊到廚房管理、團隊經營、子女教育,他們人真的很好,耐心仔細的回答我的問題;關於技職教育,與餐廚人才培育,甚至是與台灣我們年輕一代所面臨的困境,聽到有一個國家,與以色列面對很相似的環境,他願意跟我們站在一起。
 
他不只是位廚師,而是位可敬的導師,我從他年輕團隊的自信、眼神與談吐、產品裡,就可以得知!
 
下次你來聖城,別只當朝聖觀光客,或忙著買紀念品,不妨脫隊享用「Kadosh」;就在甜品與咖啡間,跟他說「I'm Ducas friends」;一定不會打折,但是你會得到比便宜更棒的東西,是友誼。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是一個在表達方面比較有障礙的孩子,來找我 在一個舒服的下午時光,談了30分鐘多,為之前工作的事情表達感謝,離開以前「德哥,我以後要像你一樣」他這麼對我說。


接受感謝,但心裡複雜。


算算我的年紀,已經是身邊夥伴所謂的「20年後」,這不打緊,但在台灣這個小小的天地裡,何時開始我們成了很多小孩的「天花板」。


然而對世界上很多城市來說,不論勤奮、學識、經驗來說,我們程度不過爾爾;但我們層次 卻堆積了他們的願景;用我們的成就,於是他們勾勒對未來的想像。


當然不是所有的,但至少有一些些是這樣,這也是很正常的。然而對我來說,這是嚴肅的事情,學生不會高過老師,對他們最殘忍的方式,就是「我不再成長」,然後他們以為「事情不過就這樣」。


會不會,我的習慣 塑造他們的文化;我的態度 捏出了他的人生觀;我說閒話 於是他以為那些攻訐很應當;我虛偽客套膚淺 他們說「喔那個就叫做職場」;我們用網路買買廣告 找名人暖暖場,他們說「ok 謝謝老師,原來這就是政治」;看到我們的婚姻,他們說「嗯愛情不過這樣」;我只看台灣媒體,於是他們也對世界漠不關心;我言詞偏激 他們越來越像酸民;我的金錢觀 影響他未來的財物狀況,我的生活 正在做一切的示範。


我沒有機會做真正的父親,雖然我很想,但就算是這樣,我都可以稍微明白這個道理。


我的世界觀影響他們的世界觀;我怯步,於是他們彼此說「還是不要吧,世界太黑暗,失敗了怎麼辦」;也或許,我慷慨於是他們就懂得分享;我踏實 於是他們活在當下;我謙虛 於是他們有雅量;我快樂 於是他們懂價值更甚於價格。


兩代之間該發生的事情,永遠不是「誰要達到誰的標準」,而是「問」與「學」之間的學問;不是「比較」「模式」「像我這樣」,而是「好奇心」「探索」「學習」使然,與「價值、信念、勇氣」的啟發。


我不要他們沒有行動,只一直談「正面能量」;怎們可以:談犧牲卻還只在意名聲;談變強 卻逃避戰場,談遠征 還窩在家鄉。


我不要他光說不練,所以我不能一邊說大話....卻依然只站在台上不下來;我不要他成為資源倚賴的消費者.....所以我們必須走在實業的前路上;不一定成功 不一定失敗,失敗了 卻能再站起來,看在眼裡的他,袖子會不經意捲起,起初雖然微小,心一定大。


因此,他扎的深、看得廣、想的大,頂天立定 做一個歷久常新、歷久彌堅,能被艱困驗證、超越逆境的人民領袖。


世界正在劇烈改變,世界上沒有那個老師可以永遠幫他,他將走到我走不到的地方,他的路在自己腳下;那可能是2060或是2080年,你還在嗎 我倒不希望我還在。


能扶他們走到遠方的不是「我的經驗談」,而是「價值觀」旅途上一路 低語,引路 照亮他。


這是會不會是每位做師傅的,可以稍微思考一下。


(2017.5.8寫在耶路撒冷)


http://jun6924.pixnet.net/blog/post/47233356



吳俊德lDuc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