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自己過去擔任神職人員,一整年裡面 大多教導服從、奉獻、宣教、治理,最少的是家庭關係、夫妻感情、理財與性;大都是形而上的概念、解經、組織與動員力,鮮少的是 生活各個基本面裡的實際。


沒說出來,其實自己心裡也超多問題,所處的文化、氣氛、潛規則與父權社會裡,似乎沒容許問太多問題,或是異議;如果真的受不了那些藏在心裡,或偶有面臨的敏感問題時


「不要問,只要信,順服就蒙福」

「好好祈禱,著眼永恆裡」


接受到的總是標準回應,而那些困惑心聲、情緒,每天還是漂浮往來我旁邊…


「她好強勢,一定要把我變成她期待樣子」

「戀愛時小女人,怎麼脫白紗成了老媽子」

「只提議,她馬上就“別傻了!錢在哪裡?」

「她總沒心情 不方便,所以我只能看A片」

「可否擦口紅穿洋裝 放下擔心 跟我約會」

「以前都顧家庭拼業績,所以現在沒兄弟」

「我阿們的不能小三但新來米雪兒超貼心。」

...我身邊的男士們,滿滿問題。


「能不能別只是說:我沒意見 看你」

「以前那個果敢 魅力的男人去了那裡」

「他拍胸脯保證 對我真的沒有說服力」

「他肚子一眠大一吋,下個月就是預產期」

「我討厭他出口閉口 我妹我姐我媽」

「我該怎麼鼓勵他,我是真的很愛他」

「但是我能不能只做公主 不當媽」

…我的女生朋友也滿腹委屈。


「還要禁食幾天,他(她)才會出現?」

「什麼是屬靈,可否解釋的稍微實際」

「夫妻關係讓我害怕,我有不一樣結局?」

「很多長輩也出軌,我對婚姻超沒信心」

…也有很多年輕人問了問題。


「如果上帝 愛情 麵包衝突了怎麼處理?」

「什麼是恆久忍耐,所以 能不能攤牌?」

「我照顧祂家,祂就照顧我家」是什麼意思

「如何在信心與照顧間做出正確的決定?」

「她總是吃醋,我該改進 還是她有問題」

「他不改變,那我應該堅持到什麼地步?」

「當眾數落我,我生氣 就是小氣?」


每天都在面對這些詢問,我卻很少能回答具體;人給不出自己沒有的東西,對於這些 我早已習慣略略帶過去。


直到這幾年,好一些我尊敬的國內外前輩,婚姻或觸礁 或出軌 或說 再無法溝通、想法太大差異、發現分開才是最好的距離;有的長年痛苦 終於宣告放棄,結論就是再也無法延續下去。


夫人哭著訴說自己身心靈都不堪負荷如此巨大壓力,丈夫只是看著地板,嘆息再嘆息,或一直對不起。


各種情況,有的令人傷心,有的扯到不行;有的妻子長期看精神科、心理諮詢、服用大量藥物壓抑情緒、常常憂鬱、容易暴躁、覺得被孤立。


有宗教領袖挪用公款、戀上教友、學生、司機,也有的說是聽到上帝指示聲音,只好委屈自己 夜會年輕助理,然後教內事務照常運作 行禮如儀,可一旦暴露 就消聲匿跡;之後有的教友極力封鎖消息 有的再也不信上帝,有的淡定說:幹嘛幹嘛呢,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有的領袖數十年來從未間斷忙碌,「扛起」整個教會的龐大壓力,包括規模、財務、發展性,使形成了一種「成就導向」的模式,為了教堂 他們付出了很多,事必躬親;也可能認為,這只是「草創階段的過渡時期」,事情會漸入佳境,因而犧牲了愛情與家庭。


這些年,幫手慢慢多了,財務上也比較不吃緊,「成就與名聲」卻成了不可或缺的東西,更加牢牢抓著每件事情,怎麼也不放心。


我們其實感覺的出來,這些老朋友早已不像過去那麼快樂,講台上的呈現,有一種被切換頻道的違和感,不那麼真實 像是在模擬;不只一次了,讓我分心的不是旁邊的人手機沒關靜音,而是又浮出的擔心。


那些夜晚 在我們家客廳,訴說這些日子的困境;他們坦誠,彼此在性方面,一直不開心,從未能彼此供應;他們說,這幾年 一些人一些事情發生,加上因為太忙碌 一直沒處理,於是與上帝的關係出了問題;生活有千金般的壓力、很久沒有真的休息、享受研讀聖經、跟家人交心、被上帝鼓勵,每次上台,都滿滿內控,覺得自己在演戲。


他們如此坦白,我的內心震盪、提醒、檢視自己,是否也有生活、工作、家庭間的盲點、故意忽略的問題,不論來自他人 或是我自己。


「為何敬虔家庭,下場這麼慘兮兮?」

「為何超級領袖品性會出這麼大的問題?」

「勞苦功高,孩子卻根本不相信上帝」

「供應上帝話語,自己卻無法從中得力?」


拜訪再拜訪,發現這樣的情況,比我所知道的多很多;是高處不勝寒嗎,還是缺少支援系統?,也有人說是「網羅」或「攻擊」我不確定,只是每次當事情發生,我們在報紙上、媒體上、非教友口中知道消息,然後只能『哎呀,牧師也是人嘛,要仰望上帝』一句帶過,那些處境還是沒有被關心。


我不甘心,邪惡 毀壞了本應該是典範的家庭,如果這麼正直、無私、善良的長者,在性與金錢上都出了問題,變的抑鬱、殘忍、用公款圖利自己、以對女同事的性幻想為精神補給,那麼 是不是應該重新思考整個事情,應該有些深層卻基本的根基,早出現了問題。


而在我所知道的系統裡,其生態中 至少有著兩方面的問題。


首先,那些我們該回答問題的,我們的回覆常常是避重就輕:隱晦、形而上、飄渺虛無、有講跟沒講一樣的言語;「問題太多就是沒信心」,後來大家好像都很有信心,因為一片安靜。


所以跟著我們的人,會不會也越來越笨、盲從、愚忠、無法思辯、沉悶、僵化、生活圈越來越窄;最擅長的就是沉默、服從、等待、慢慢來,或問一些自己都不先思考的問題;最後在婚姻裡,失去了激情;在職場裡 弄丟了競爭力;在漫無目的的長伍中,遺失了自己。


而另一方面,我們這些自己有一堆疑問的人,卻從不自己去考察聖經,只等懶人包、等先知、等特會、等按手、等開釋、等神人指點迷津,這不是迷信什麼是迷信。


所以帶領我們的人 疲憊不堪;二十多歲了 還要人把屎把尿,呵護、照顧、看你睡了 醒了沒、餵你喝母奶。


「牧師 我佔用你一點時間,我簡單聊聊我大甲老家」「我在捷運碰到青梅竹馬!」「基督徒能不能公開吃辣?」「公司樓下萊爾富為何變全家」「牧師我週二要去左營開會請問我禮拜幾要出發?」「牧師你何時休假」(牧師OS:...我因為你所以沒有休假。)


牧師都快暴斃了,聽你無聊廢話,太累撐不住快睡著前的翻了一個白眼,於是你說:「我牧師都不鼓勵我、牧師都不探訪我、都不跟我吃飯、沒有愛、沒有體諒、沒有接納、不符合真理、我不被重視、不被愛、我被排擠 被歧視 被邊緣化,他不配當牧師,我講話有這麼無聊嗎…。」(牧師OS:...超…無…聊…阿…。)


過去20年,他每6天 也就是144小時,都要講一篇演講給你聽,每篇稿子從蒐集資料、研究、內化、文字化、一二三校,每篇平均預備20小時,總共花22880小時用在跟你說話,相當於整整四年多,女兒都要上小班了沒看過爸爸;同時間還要接受你的評量,包括笑點 感動度 時間掌握度 原創性 不能太深 不能太淺;結束你說:好 你有用心,好 我應該會待到暑假。


看來,成為你的牧師,是一場壯烈的犧牲,明明死的很無辜,還得裝作不足惜。


請原諒我話語偏激,不過說真的,這不是孰對孰錯的是非題,而是整個生態、文化課題,也是整個系統要一起面對的事情,不論是領袖、資深者、新進。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更認真看待,那些生活中真實的處遇,真知灼見 不是某些階層的任務,而是所有人的責任與權利。


找出聖經的真理核心,尊重上帝放下的律;不只是做對的事情,更是把事情做的對;切齊聖經 不要迷信,把生活重新整理 反省,不必要的就應該刪去,偏差的調整回來,失落的重新找回,理出頭緒 把信仰生活化,保持前進。


如果生活繁忙,就不要去讀屬靈書籍,既然時間有限,就把最重要的放在最前面,別再買那種 塞滿心得、小故事、直接談應用,卻跳過聖經原意的每日讀經輔助;我們需要的唯獨聖經;忙碌的因應 不是速成,而是準確與供應;請學習解決自己的問題。


另外。


或許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在家裡,或許你應該拒絕那個在人看來的好機會;除非經濟許可 多買張機票帶妻子同行順便來個小旅行。


或許你應該衝撞那個,要求你犧牲陪伴孩子的體制,撞不過 就放棄 換工作,你不是被淘汰 是他們被你淘汰,你是為了爭取而放棄,不論如何 你都是光榮的勝利。


最該先被放棄的是面子、虛榮心、老闆、職位,而不是家庭、妻子、孩子;你的主管 會找人取代你;只是你的妻子,應該被放在掌心;只是你的孩子,只有一位父親,;他們對人生、婚姻、上帝的看法,正在由你定義。


不是只信宗教 讀聖經,讀聖經 是為了認識上帝;是明瞭 上帝怎麼看我,怎麼看我的婚姻、家庭、財富、處境,而我應該怎麼看自己;當我跟上帝之間對了,我就對了;我對了,我對待自己與家人的方式就對了;當我的家庭對了,我的工作、所有正在做的事情,也就對了;然後好好經營,一直對下去,我們要監督彼此,一起努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俊德 Ducas Wu 的頭像
吳俊德 Ducas Wu

吳俊德 Ducas Wu

吳俊德 Ducas 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